企业介绍

  •   长生生物的董事长高某芳看了这篇报道肯定气得发疯,但是她没有任何办法,这篇文章写的全部是事实,只不过不露声色地表达了态度:一个企业一边生产问题疫苗,一边扩张为行业巨头。在晚上奋笔疾书的不是自媒体人“兽爷”,而是调查记者张育群。他一定写写停停,不断核实数据,并且小心翼翼地参照已经公开的各种报道。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更多精彩,请登录环球网huanqiu责任编辑:钱珏晓_NBJ10675 1.天津市河东区建委原主任曹国旗对房屋管理和物业管理工作监督失察。2012年2月至2014年7月,曹国旗对区建委所属公司房屋管理和物业管理工作监督失察,在77套空置经济适用房相继被社会人员抢占情况发生后,未组织人员对抢占房情况进行全面核查,推动抢占房治理工作缓慢。曹国旗受到诫勉处理。   “兽爷”的被刷屏,是调查记者在双重意义上的成功。张育群调查记者的经历,促使他小心翼翼地使用证据,并且写出了一个冷静而可读性极强的故事。《每日经济新闻》等专业媒体的调查和报道,则成为了事件传播中真正的内容支撑。这朵开在新媒体时代的美丽花朵,实则扎根在专业媒体的专业性土壤中。
  •   </p>这是疫苗问题的开端,是专业财经媒体才能发现的“新闻线索”,也是把长生疫苗问题推向舆论的第一步。正是这种专业报道,才给了兽爷们以信心。事实上,《疫苗之王》这个好故事的一个关键细节,同样也来自《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长生生物让人最怀疑的地方,就是把钱用来买理财产品,或者用于“销售费用”,而不把利润投入到研发和提高技术水平上。这个关键信息,《每日经济新闻》在7月16日就做了报道。   张越受贿1.58亿元,判处有期徒刑15年;